“我都想当你家一只猫!” / LANE HOUSE—— 安邸AD

2018-08-22

“我都想当你家一只猫。”做完这个名叫Lane House的家,建筑师Nolan Chao对业主兼朋友周老师这样说。


在设计前的交流中,周老师告诉Nolan Chao,自己喜欢北京胡同的迂回掩映,对先前空间的“低效率”不太满意,也希望能为家里的五只猫创造宜居之所。如何将周老师的美好愿望转译?如何在不到200㎡的空间中将丰富细节和谐编织?赵楠一边在Lane House里羡慕着猫,一边和我们聊了起来


文章来源:“我都想当你家一只猫!”—— 安邸AD


Nolan Chao


“我都想当你家一只猫。”做完这个名叫Lane House的家,建筑师Nolan Chao对业主兼朋友周老师这样说。


在设计前的交流中,周老师告诉Nolan,自己喜欢北京胡同的迂回掩映,对先前空间的“低效率”不太满意,也希望能为家里的五只猫创造宜居之所。如何将周老师的美好愿望转译?如何在不到200㎡的空间中将丰富细节和谐编织?Nolan一边在Lane House里羡慕着猫,一边和我们聊了起来:


 一个不炫技的家  


“Lane House是个室内装修和建筑搭建的混合体。我选择了石材、木材、金属等原生材料,并且尽可能少地去处理它们。通过尽量降低颜色、形状这些元素对设计的干扰,让这个家能够专注在家主人的生活本质上。”


Lane House 门厅


“我希望Lane House可以平衡丰富感和高级感,所以重点关注了空间感受的多样性与具体性之间的度。比如,使用合理、和谐的多种材料和材质搭配设计,但不会使用过于明确的图案和信息,因为这些信息的提示性太强了,也更容易引发视觉疲劳。”


走廊


一个“高效率”的家 


“周老师和我说,觉得这个空间原本的“效率”不高,我就注意到了这个词。为了把空间面积的观感和效果扩展到两倍或三倍,我去掉了室内能去掉的分隔墙体,把不同的小空间合并。轴线上的卧室、客厅、书房、厨房、餐厅因此也拥有了通透的格局。”



客厅


“他们家是‘一梯一户’,于是我把电梯厅和家里的视线也打通,用金属感的百叶窗做分隔。想保有隐私感时关上,朋友聚会时拉起来,大家一出电梯就隐约能看到里边95%的面积,非常爽!”



书房


“这样周老师和太太肉总平时不管选择在厨房、卧室、客厅的哪个桌子用餐或工作,都可以瞥见整个家和成员的状态,直接看到、感觉到这个家的‘大’。这大大提升了Lane House作为空间在视觉上、感受上的使用效率。我认为在北京这样昂贵的城市,追求空间高效,令大空间名副其实还是很有意义的。”


 一个生活了五只猫的家 



“周老师夫妇将和他们的五只猫咪在此长期居住。我设计了一个柜子,但没把它当作家具去做。”


猫屋




“我想给猫建造一栋单元楼。一层这个格子里是卫生间,那格子里是餐厅,旁边是单元房,侧边有楼梯。它可以自己往上爬,进到自己客厅和卧室,如果有猫生病的时候,还有一个隔离的房间相当于医务室。Lane House完工,他们五个也就这样住进去了。”




 一个把胡同搬进室内的家 


“周老师夫妇来和我讨论时,表达了想要一种在传统北京胡同中的生活的感受。他们特别喜欢那种迂回和相互掩映的感觉,并贡献了一句名言:在迷路的时候,你才觉得这里是最大的。于是我想到了“内巷”这个概念,以及体会到所谓“掩映”,就是寻找空间隐私性与开放度之间的化学反应。”


用餐区


“格栅、窗帘、百叶窗,于是我给周老师提供了更丰富的空间连通选择,让喜欢‘迷路’的他们有更多机会和自主性去控制这些‘开关’,形成私密与开放的不同场景和组合。周老师的朋友们经常问他,这个房子得有300㎡吧?但是实际上还不到200㎡。我想可能也是这种‘掩映’的形式,造成了一种从不同角度看这里都不一样的丰富感。”


厨房



厨房旁的布草区


“在Lane House中,我把不同类型的房间视作具有不同功能的‘房子’,在每个空间体设置至少两个或更多与其他块体的‘连接’,例如洞、窗户或门。所以它看起来更像是‘街区内的街’或‘胡同里的巷’,站在每个房间的窗户看过去,都像是在看向另外的“房子”的外立面,有趣的室内与室外不停切换的差异感也因此产生。” 


 一个家具搬不动的家


“家里的沙发基座和餐桌、书桌都不是买的,而是用大理石和钢结构做的,高度都在整个空间的一个网格的水平线上。”



卧室


“我认为家的空间有几个中心——餐桌、多功能桌、书桌、沙发。我想将这几个中心稳稳固定住,让它们和建筑‘长’在一起,就像是建筑自己带有的固定功能一样,是自发生长出来的。这样的定制设计,一方面与周老师夫妇的生活方式和身材尺寸更细腻吻合,一方面也使得如此重要的区域在房间中形成更稳定更具仪式感的效果,当然也和在空间内搭建建筑这一主题相符。”


衣帽间


盥洗间


“现在大家对空间的需求都是希望里面有一个大桌子,好像回家以后看到一个大桌子干干净净的,心里就特别敞亮,甚至没电视或者床小点都无所谓。所以我给周老师做了一个很长的长桌,下面没有腿,电源也做成隐藏式的。希望他请同事来家里开会或自己使用时的体验尽可能好一些。”


Lane House户型图


拜访即将结束时,Nolan Chao透露作为建筑师和设计师,除了持续思考“人在空间里的生活态度是怎样的”,他也在积极拥抱一些新领域,例如“风水”。比起关注物体带来的直接感受,他更信服阿尔瓦·阿尔托的“自然再现”理念:“建筑师所创造的世界应该是一个和谐的、尝试用线把生活的过去和将来编织在一起的世界。而用来编织的最基本的经纬,就是人纷繁的情感之线与包括人在内的自然之线。”


Nolan Chao的更多作品 


Gable House


不久前,Nolan Chao完成了办公空间Gable House。同样体现了内部建筑及向内搭建的属性,Nolan Chao用镜面和不锈钢骨架在室内盖起了“房子”。




办公空间Gable House


QUAD HOUSE


现在,他正在设计一个在四合院里的QUAD HOUSE,且正在和所有复杂情况,诸如结构检测、加固、拆除、搭建、政策、设备、电气、固件修复、保护、装修等正面相遇。作为爱酒的设计师,Nolan Chao说,四合院建筑改造也像酿酒的过程一样,需慢慢发酵,持续关注,安心等待,而一部发自普通建筑工人视角的纪录片,也正在诞生。



CRISSCROSS Carpet 阡陌毯


以上世纪中希腊建筑师迪米特里·匹克奥尼斯(Dimitri Pikionis)在雅典卫城附近做了一系列的青石板铺地景观为灵感,Nolan Chao设计了这块阡陌毯。这也是他获得《安邸AD》及DESIGN SHANGHAI(2015)中国设计新锐称号的参赛作品。




相关内容

更多

扫描二维码分享到微信